当前位置:>首页>媒体报道

海南日报:青青寸草守痴心——记中国热科院品资所白昌军研究员

  作者: 王玉洁 傅人意 通讯员 田婉莹   来源: 中国热带农业科学院  日期: 2019-01-06   点击:        打印  ] 我要分享

51岁的热带牧草专家白昌军28年来收集万余份草种资源,突发疾病倒在考察路上


 

  2018年12月26日,白昌军在柬埔寨暹粒工作。这是他生前最后一个工作场景的记录。 中国热带农业科学院提供

 

 ■ 本报记者 王玉洁 傅人意 通讯员 田婉莹


  那个一生追寻热带牧草种子的人走了。


  2018年12月26日,中国热带农业科学院热带作物品种资源研究所热带牧草研究中心主任白昌军,在赴柬埔寨执行热带农业对外合作试验站建设及资源调查科研任务中,因突发疾病永远地倒在了考察种质资源的路上。


  51岁的白昌军,和热带牧草延续了28年的科研故事就这样在异国他乡戛然而止。采访中,白昌军的同事们都说,老白一辈子都在和热带牧草打交道,致力于寻找和研究更多更优质的热带牧草种质资源。


  采种者 追梦人


  28年来为国家收集13411份草种资源


  “每次回想起老白,脑海中闪现的画面,永远是高高壮壮的他在野外考察热带牧草种质资源,衣服沾满了泥土。”中国热带农业科学院副院长刘国道说,白昌军就像野草一样,很拼很顽强,不说累、不停歇。


  “他身上有一股子不怕吃苦的韧劲儿。”刘国道记得,1990年,刚从甘肃农业大学毕业来到中国热带农业科学院的白昌军,被分到了生活条件简陋、科研设备欠缺、科研任务繁重的三亚基地,“他毫无怨言,背上行李就出发了,一头扎进热带牧草种质资源的研究中,一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


  与北方的草牧业相比,我国热区的牧草研究基础薄弱。白昌军为热带牧草研究的付出,中国热带农业科学院热带牧草研究人员杨虎彪等年轻人都看在眼里,并将他视作榜样,“为了系统收集研究牧草种质资源,为选育热带牧草新品种打下基础,白主任每年都要带队在云南、广西、江西等南方省份收集草种资源。”杨虎彪说。


  考察收集种质资源是份苦差事。中国热带农业科学院花卉专家杨光穗是白昌军的邻居,也是一个研究所的同事。她说,草种资源是两条腿一步步走出来的,两只手一棵棵采集来的,老白每年都有好几个月在野外。


  每次到野外,特别是进山考察,白昌军带着大家凌晨四五点就出发,为了把包里的空间省下来装牧草,他们尽可能减轻负重,每天只带一点干粮和水。为了一粒种子,他可以无数次奔波,哪怕一次次濒临险境,一次次无功而返。


  就这样,白昌军和他的团队为国家收集了13411份草种资源,其中9440份保存在农业农村部热带草种资源备份库;还建成了海南热带牧草种植资源圃,保存着近千份柱花草种质资源。杨虎彪说,白主任对年轻人要求很严格,他常说种质资源很重要,哪怕野外工作有很多挑战,他也愿意和大家一起,收集和保存更多宝贵的种质资源,为选育热带牧草新品种打下基础。


  我国热区小,世界热区大。为了更好地了解热带牧草种质资源,白昌军还去过南美洲、非洲、东南亚等地区的多个国家,密切了中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在热带牧草方面的交流。


  秉初心 行恒事


  参与选育的柱花草新品种已推广种植超1000万亩


  柱花草能固土、固氮、保水,是世界热区最重要的高蛋白豆科饲用植物之一,但国内并没有自然分布。


  “我国热区一直缺少优良的豆科饲用植物。在中国热带农业科学院几代热带牧草专家的努力下,我们从国际热带农业中心等研究平台成功将柱花草引到海南,陆续培育了11个国审品种。”刘国道说,其中白昌军参与选育的热研2号柱花草等,已推广种植超1000万亩,成为我国热区发展舍饲畜牧业的主要青饲料,至此国内形成“北有苜蓿、南有柱花草”的格局。


  培育的过程充满了艰辛。上世纪九十年代,中国热科院牧草专家在柱花草种质选育的试验上遇到了难题,白昌军反复琢磨,连夜写出十几页纸的试验设计方案,最终成功解决难题,提高了种子质量。


  2015年,国际热带农业研究中心研究员雷纳参观完海南热带牧草种质资源圃,赞叹道:“海南不是柱花草自然分布区,但中国热科院的专家却在这里建成了领先国际的柱花草属种质资源保存中心,是一个成功的引种典范。”


  这次到柬埔寨,白昌军及团队成员带去了他们自主选育的热研4号王草、热研2号柱花草,在位于桔井的中国热带农业科学院柬埔寨农业试验站,推广种植,期待提高柬埔寨牧草的产量和品质。


  到柬埔寨开展热带农业技术合作交流,同样很有意义。“对柬埔寨而言,畜禽养殖是其第二大农业产业,牧草种植能为畜禽养殖提供饲料,他们对与我国加强牧草及畜牧业产业技术合作,意愿强烈。”刘国道说。


  2018年12月30日,特意赶到海口参加白昌军追悼会的国家林草局草品种审定委员会副主任、南京农业大学草业科学院院长郭振飞说:“白老师的离世对我国热带牧草研究来说,损失很大,他为收集热带牧草种质资源所做的努力,让人敬佩!”


  白昌军生前曾说,自己钟爱热带牧草研究,不仅是热带牧草对畜牧业发展有重要作用,自己也从牧草身上汲取了无穷的生命动力。而他的这份追求和付出,也感染了许多年轻的牧草研究者,他们正接过接力棒,为热作事业接续奋斗。


  (本报海口1月5日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