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魇嫣然风铃摇
  作者: 文/张莉 图/黄炳钰   来源: 南亚热带作物研究所  日期: 2020-03-16   点击:        打印  ] 我要分享


  东北最早从枯枝或冰雪中破土而出的是侧金盏花,它让人想起冬春季温暖而不刺眼的阳光;在江南有个个子高大、枝丫很多的檫树,花像烟花盛开在树梢;昨天看到上海辰山植物园发的微博,园内粉娇的早樱已经盛开了。不少地方都迎来早春的花开,春天真的来了。经过一冬的蛰伏,万物渐渐回春,正一寸一寸走近; 在山野、在路边、在公园,每一株草木,都用尽了全身力气,努力憋朵大花。



南亚所黄花风铃木园


  而在湛江黄花风铃一开花,春天就来了。万花争宠,春风唯独偏爱她——黄金闪烁,如纸花摇曳,黄色素入心了。林中树下,落英缤纷,在脚尖上欢快跳跃。

我特别喜欢一种花一种颜色一大片,纯粹,干净。




  黄花风铃木本是同枝生,却叶茂无缘花开;夏天长叶结果荚,秋天才枝繁叶茂,绿影婆娑;冬天枯枝落叶,呈现凄凉之美。春天一簇簇金黄缀满枝头,倾情绽放,远瞻玉树泛珠黄,近见风铃洒馨香。那明媚的黄花是一只只美丽的蝴蝶,是一个个捉迷藏的孩子,开得热烈,开得尽兴。即使在阴雨连绵的回南天也阻止不了这一片亮眼的黄色。此时此刻,数以万计的黄花同时盛放,置身其中,仿佛进入一个童话世界。


  花树开花那几天在树下支张桌子摆简单的酒菜,开顺口的酒看繁花在风里、在暮色里、在月光里动!



  蓝天、白云、小黄花,随便拍都是大片!若爱生活哪里都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