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媒体报道

南海网:热衷家门口打工 儋州农家女挣钱顺带学技术

作者:南海网记者 康景林 来源:热带作物品种资源研究所 发表时间:2020-04-27 点击: 【字号:    打印

在海南省儋州市,中国热带农业科学院热带作物品种资源研究所(下称热科院品资所)有2500亩科研试验基地、2万平方米设施大棚,为热带水果、冬季瓜菜、热带畜牧、热带牧草、木薯、南药、热带花卉和热带水稻八大领域具体科研项目提供试验场所,200多位科研人员在这里耕耘,他们是硕士、博士,有的拥有高级职称,更有科研成果等身的国家级、省部级优秀专家。在这里,每年都有百余名儋州农家女与大咖们一起劳作,她们边干边学,不停解锁新技能。她们承担着最基础的田间劳动,收入稳定,生活渐渐宽裕起来。

今年春节过后,热科院品资所提供的工作岗位已涨到300多个,在家门口打工,挣钱养家顺带学技术,勤劳的儋州农家女珍惜工作机会,总是手脚麻利,认真细致地工作着。

正在兰花棚中打药的女工。首席记者 康景林 摄

农家女手中 蝴蝶兰在盛开

4月25日,儋州大雨,热科院品资所花卉种质资源圃科研基地内,工人们从大田移至大棚工作。兰花课题组大棚正在整棚打药,门被反锁,一位女工全副武装挥舞着喷枪逐行打药,面对试图靠近的众人,她严厉地挥手制止。

旁边大棚内,羊妹玉正在为蝴蝶兰幼苗装杯,抓一小把水苔,刚好裹住蝴蝶兰嫩根,塞入塑料杯中,再双手配合飞快地转动小杯,水苔被压瓷实,10秒,装杯完成,杯架上几十个水杯内,水苔高度划线般齐整。

羊妹玉与迷你小蝴蝶兰。首席记者 康景林 摄

羊妹玉三十岁出头,身材清瘦,家离基地不远,来这里工作两年,经历了蝴蝶兰两个完整花期,养护这种娇贵的花,她已称得上老道。

大棚里有1000多个兰花品种,放眼望去,至少有上万个花盆,绿油油的全是兰科花卉的幼苗,只零星开着几枝小朵的蝴蝶兰。“这是迷你小蝴蝶兰,前不久刚把大花朵剪掉,现在移栽至水苔与小树皮中,做对比种植。”她双手没停,一边装杯一边说。

“为什么要剪掉盛开的蝴蝶兰?它们那么美丽。”

面对提问,羊妹玉的语速与手速一样麻利,快得像1.5倍速播放,“要保证叶片生长,不能让花再吸收营养,今年剪得快,明天抽花才会快。”

“养蝴蝶兰的秘诀是严格控水,”说着,羊妹玉端起一个花盆,用手指试了试根部湿度,展示给大家看,“像这样的,过半个月再浇水就行。”

羊妹玉正在用水苔栽种蝴蝶兰幼苗。首席记者 康景林 摄

副研究员廖易在热科院品资所南药、花卉基地工作,是兰花课题组的成员,主要工作是收集、改良、选育兰花品种,负责安排工人每天的工作。在他手把手指导下,女工们很快学会兰花育苗、装杯、移杯、修剪,配药与打药也学得有鼻子有眼的了。

“每个月工作26天,每周日休息,工资2000元左右,还有五险一金。我每天上班都很开心,老师们都是硕士、博士,跟着他们能学到很多知识。对着鲜花干活心情愉快,姐妹们相处融洽。我现在只掌握了一点点知识,还要不断学习。”土生土长的儋州女羊妹玉普通话挺标准,声音清脆动听,说完自己的工作感受,她咯咯咯笑了起来。

难伺候的“多肉” 随意摆弄长势旺

热科院品资所新品种测试中心提供的工作机会更多,助理研究员徐丽道出了其中缘由:中心测试对象不限作物,想报评新品种的,都可以送来测试,也就是说中心接触到的作物很杂,经常需要在不同作物间穿插工作,大家的具体工作内容也经常变化,作物越杂,需要的工作岗位也就越多。大部分岗位的基础性工作都是一样的,打药、施肥、农药配比等等,为了提高工作效率,工人们被编入各工作小组,每组都有技术特别好的老工人带队,这样有利于小组整体技术提升,几年内就能提升一大截。

4月25日下午,测试中心大棚内,徐丽带着6位女工为“多肉”移盆。这里是“多肉”的世界,集中了“多肉界”120个品种,足足有1000多盆,它们一簇一簇拥挤着,肥嘟嘟地卖萌,难怪成为国民级受宠绿植。

女工们正围在操作台旁,把“多肉”从小盆移至大盆,她们手持剪刀,干脆利落地修剪根系,下手挺狠。网友哭诉最难养的绿植,在她们手中肥得流油,生机勃勃。

“多肉”每长一年,就得换一次盆,每年换盆的工作量很大,需要多人配合完成。这些“多肉”持续接受测试,形成数据后,才能为日后新品种测试做技术支撑。“我们干的活都是为了科研,”女工符小妹快人快语,她与姐妹们都来自12公里外的文书村,在测试中心打工三年多。

正在为“多肉”移盆的女工们。首席记者 康景林 摄

来自儋州文书村的女工们,大方地面对镜头。首席记者 康景林 摄

“工作多的时候,一个月工资能拿到3000元,有时候2000多元。”

“这样的工资,我们农村人非常满意。”

“我很知足的,家里生活与孩子读书的费用都有了。”

“骑电动车上班,需要20多分钟就能到,不算远,不算远。”

“孩子带大了,我们才能出来打工,以前没有打过工。”

说到打工与收入,女工们七嘴八舌说着心里话,列举在家门口打工的种种好处。“不耽误接送孩子上学,能照顾家中公婆,为全家人做饭,外面的世界再精彩也不去,家人需要我们。”

热科院品资所提供的工作机会,成了儋州农家女向往的好工作,反过来,农家女踏实肯干、认真细致的工作作风,也成为所里最愿意合作的对象———女工占全部打工者九成以上。

徐丽分析过这一现象,“基地重体力活不多,对男性打工者需求低,两三个就足够应付。配合科研,更需要耐心细致的女人。”徐丽与儋州西庆村的农家女合作多年,给她印象最深的是女人们守时,细致,动作麻利,干活效率高。西庆村的每一个自然村,几乎都有来基地打工的女人,双方建立了相对稳定的合作关系。

水稻试验田里打工 体力活、技术活都能照做

其实,与稳定的常年用工不同,热科院品资所还有很多临时性工作岗位,多招用周边贫困村民。

水稻课题组负责人谢振宇副研究员有自己的用工办法:既节约经费,又能满足生产需求。水稻种植季节性特别强,稻田里的用工多以零工为主,用工规律跟着农时走。

该用工时,一天也不能耽误。

女工们正在拔除水稻中的杂草。首席记者 康景林 摄

今年正月初八,新冠肺炎疫情正处于暴发期,谢振宇招呼西庆村黄小女前来开工。黄小女四十多岁,常年在水稻基地打工,每个岗位的工作都能上手。当天,她带了村里5个人前来开工,为今年的水稻种植开始育苗。

“正月初八,当时疫情紧张程度让很多人不出门,不是熟人介绍,没人敢出来工作,我真担心误了大事。”后面的生产,谢振宇用工排班顺风顺水,育出苗后,20多个工人前来插秧,前后干了一个月。

水稻基地每年用工量很规律,2月-3月春种,6月-8月收割,两个用工高峰,每次用工20多人。

插秧、打药每个工人每天挣120元,其他工作每天挣100元。

不需要用工时,基地只留个把工人。

符秀芬是常年留在基地打工的农家女,家住不远处的江围村。她有两个孩子,大的读初中,小的读小学二年级,夫妻俩种了100多棵橡胶树,这两年胶价低,全家人的生活要靠夫妻打零工才过得去。“有工打,收入就高些,没活干就没钱赚,没个准。”符秀芬比丈夫的收入稳定,来水稻基地干活两年了,她能做到随叫随到,慢慢地,成为水稻课题组“资深”合作对象。

符秀芬肯吃苦,拔草、授粉、垄田、浇水,老师们安排什么工作就做什么。她与黄小女甚至可以按科研人员写好的书面说明,在一望无际的水稻田完成不少技术含量高的工作。

“一个月能挣2000多元,我们家去年就脱贫了,政府还给盖了新房子,现在日子宽松多了。”符秀芬在水稻大棚里400个水箱间穿梭,灵巧地拔除着水箱里的杂草,里面种的全是水稻,她边干边讲解,“每个箱子里的盐度不一样,三个一组,在做水稻耐盐试验。”

在水稻大棚中,黄小女(右)、符秀芬(左)与谢振宇合影。他们身后的水箱中,种植着400箱用于对比试验的水稻。首席记者 康景林 摄

下午五点半,杂草清理完毕。“我得赶回去放牛!”符秀芬抓了件外套,顶着大雨就要回家,黄小女把自己的雨衣借给她,嘻嘻哈哈地开着玩笑:“看看我们这些儋州女人,一个个地多能干。”

南海网、南海网客户端、南国都市报儋州4月26日讯(首席记者 康景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