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当前位置:>首页>工作动态

最深的怀念——追忆何康老院长

作者:张开明 来源:环境与植物保护研究所 发表时间:2021-07-19 点击: 【字号:    打印

  惊闻原农业部部长、世界粮食奖获得者、中国热带农业科学院的主要创建人何康老院长,于2021年7月3日在北京逝世,不胜悲痛,回忆在何康老院长带领下开展橡胶热作植保工作的经历,点点滴滴,令人难以忘怀。



顾全大局 坚决服从组织安排南迁


  1957年10月,农垦部王震部长到广州召集会议,宣布了研究所要搬迁到海南生产一线的决定。1958年3月16日,何康亲自带领一部分科技干部和职工从广州出发,乘车经雷州半岛南下到海安,乘木船过琼州海峡到海口,再由海口乘车到儋县联昌试验站。我跟着何康一起来到了联昌试验站。当时联昌试验站仅有几间瓦房,已安排给先期到达的刘松泉、刘乃见、梁茂寰等人住了,年轻的单身汉们只能暂住实验室,白天把铺盖卷起来放在柜子顶上,晚上再摊开来在实验台上或打地铺睡觉。



艰苦奋斗 创造条件保障科研教学


  何康是一个闲不住的人。当时我国热作事业几乎是一片空白,何康要经常出差去汇报工作接受上级指示,到热区指导交流天然橡胶和其他热带作物种植生产,去国外植胶区考察学习天然橡胶生产情况。一回到宝岛新村,就深入生产队宿舍、食堂、菜地、胶园等察看干部职工生活、工作情况,实地解决难题,鼓励大家发扬艰苦奋斗的精神,克服眼前的困难,不断前进。


  初到联昌时,生活还不错。进入1959年,全国经济生活出现紧张形势,我们在联昌也陷入了困境。小卖部的糖果饼干一下子都不见了,有几天甚至出现了断炊的情况。有一天,吃了早餐,中午就没有米下锅了。于是,刘松泉动员大家拿镰刀畚箕去胶园采割一种名为“革命菜”的野菜,每人采5斤交饭堂。把革命菜洗净、切碎,倒在一口大铁锅里加清水和盐煮熟。刘松泉掌勺分锅里的革命菜,一人分一碗。又有一天,也是没米下锅了,黄宗道带队到附近收完木薯的地里,去捡农民不要的小块木薯和用刀砍下没掰完的木薯根儿,回来洗净煮熟一人分一碗。当时,还煮木薯嫩叶吃,有人还吃泡水去氰酸的橡胶树种子……


  何康出差回来后,立即主持召开“诸葛亮会”,大家一起研究解决“吃饱饭”问题。最后决定,发动大家种木薯、番薯和瓜菜等既能当粮食吃又适合在儋县地区气候条件下种植的作物品种。几个月后有了收获,填饱肚子没问题了。但1959年,每人每月19斤大米,出差的人把粮票带走了,在所内的人就只好吃木薯、番薯,这一年没有吃到猪肉,连油都没有一滴,因此,不少人都饿得浮肿了。当时,儋县生活异常艰苦,但在何康的鼓舞下,大家的情绪始终高昂,不但没有一个人当逃兵,而且各项科研、教学工作都能正常进行。



胸怀全国热区 热心支持云南橡胶根病防治


  何康经常会说,全国垦区是亲兄弟,全国热作种植区是一家人。他不仅是这样想,也是这样做的。


  1964年,“热作两院”派许成文、刘松泉和我去云南西双版纳景洪农场筹办橡胶丰产样板田。在云南昆明遇到农垦部热作局陆平东局长,陆局长说,云南橡胶根病问题严重,“热作两院”要派人来云南协助防治。何康得知后对我说:“你是搞植保的,你懂这个,你一定要帮他们解决好这个问题。”


  1965年2月,我和陈晓、关毓初两位老植保员一起去云南。到火车站接我们的是红河公社的两位技术干部,一位是“热作两院”支援云南的彭定楚,另一位是原林业部特林司派到云南的弁道庸。经介绍,得知当时河口几个农场的橡胶根病都很严重,云南省农垦局为加强橡胶植保工作,将云南农学院热作系1964年毕业的一个班的学生全部转来搞植保。于是我们就一起商量,决定先办班再办点,逐步推动河口的根病防治。


  在根病防治培训班上,我介绍了橡胶根病的种类、侵染来源、症状特征、传播蔓延和防治方法,陈晓和关毓初在现场传授了查病树和病树处理技术。


  通过培训班和试点工作,毕业生和农场的同志反响都很好,表示已掌握了根病调查和处理技术。在试点结束后又分别到蚂蟥堡其他生产队,及洞坪、南溪、坝洒、曼莪、槟榔寨等农场开展根病普查,共调查464271株,查出根病树7748株,都进行了技术处理。


  这次历时3个月的根病试点工作,不仅推动了河口各场的橡胶根病防治工作,而且为云南培训了一批植保骨干。在那批毕业生中,不少人后来都成了专家,成长为西南林学院教授、云南省热作所研究员等。正是“热作两院”专家们的言传身教和敬业精神激励了一大批人献身热带林业的植保科研教育事业。



坚持全国大协作 推动建立橡胶热带作物农药协作网


  长期以来,在我国橡胶热带作物病害防治中存在着“缺医少药”的问题,直接影响到生产的发展。1975年,我将这种情况向何康同志做了汇报。何康很重视,并让我带着他的亲笔信去北京找化工部刘副部长汇报。化工部设计院的单总工程师同意由设计院牵头发文组织推动建立农药协作网,并建议我去天津南开大学元素所和上海农药所联系,还要我回海南后尽快筹备协作网成立事宜。


  我回院后,马上向何康同志汇报出差情况,在他的支持下,开展成立农药协作网及第一次协作网会议的组织工作。热作农药协作网的第一次会议,是1975年在海南儋县“热作两院”举行的。化工设计院单总工程师主持成立大会,参加会议的有广东、广西、云南、福建等省区的化工所、沈阳化工院、天津南开元素所、上海农药所等农药研制单位,以及广东、广西、云南、福建等省区的农垦单位和我院科技人员。会上成立了“热作农药试制协作组”和“热作农药筛选协作组”。


  热作农药协作网在何康的关心、指导和大力支持下顺利建立,经过几年的努力,农药试制协作组成功地开发出百菌清、多菌灵、十三吗啉和十二吗啉、敌菌丹等橡胶热作农药,并推动了这些农药的国产化。这批国产农药在防治橡胶病害的生产上推广使用后,取得了很好的效果。

 

  回忆数十年前与何康老院长的交往,一段段往事浮现眼前,仍然感到格外亲切。老院长何康在“热作两院”工作期间,是我们最难忘和最艰苦的岁月,是我们最欢乐和最充实的日子。“儋州立业,宝岛生根”是他无法忘却的记忆,“凡有热作处,皆有宝岛人”是他永远的牵挂。何康老院长对祖国热作事业的情感永存,在中国农业科研事业人物群像中不朽。